解救吾先生

解救吾先生到底救了什么

我死了,我就自由了,早死也舒服。

這是2005年9月14日,綁架吳若甫案的主犯王立華在臨刑前對家人可以說的就是最後通過一句話。他即是一個影片《解救吾先生》中王千源所飾演的張華(以下稱華子)的原型。解救吾先生有意思的是,在這個電影改編自吳若甫真實綁案的故事裏,吳若甫本人因為飾演的卻是為了解救“自己”(劉德華飾)的警察。片名裏這個“吾”字便值得我們體味了。

我想你們都看過霸王別姬了,你們可能對這句話印象深刻: “你必須為自己做決定。”.怎么做到的?小豆子從劇團裏逃出來,第一次看到演員在舞台上表演。他忍不住大哭起來。“要挨多少次打才能成為演員?”要實現自己的願望,要有自己深刻的人生體驗,真正有一些自我反省。

從花子把我老公綁在車上的那一刻起,我老公心裏就有了想法。當然,這些想法也源於他的日常生活經曆和感受。然後在與綁匪的對話中不乏智慧。更重要的是,他始終保持著“人類”的外表。花子還說,他捆過很多人,都他媽的害怕,很快就不像人了。綁匪空間裏,早前被綁的小豆和我老公並列,對比:小豆雖然不是不像人類,但只是沒什么可想的,救不了自己。他能做的只有編瞎話,至少保證自己的親人不被牽扯進來。同時,小豆與綁匪並列,有相似之處:都陷入了某種軌道,盲目地繼續開車生活,無力自救。

人與動物的區別在於人可以通過語言“創造世界”。我的丈夫不斷地用語言考驗著對方,在語言下為自己逃避棋子,創造生存的可能性。

那么問題的關鍵就是,為什么我老公能自救,而小豆和綁匪不能?吳先生,香港人,當過兵,演過很多戲。他在表演和現實之間不斷徘徊,讓他思考世界,更明白生與死的對立。至於小豆,在現實選擇差,精神選擇差的土地上長大,他基本上不需要多想,因為他從小就“乖順聽話”,從小就需要哥哥以身作則,和他一起睡,只要他不多想就走哥哥的路(規定的路)。而綁匪,卻似乎走向了小豆違法的反面,而不是跟隨社會主流,對他人漠不關心。但他們其實和小豆在一個平面上:他們不願意嘗試,不願意創造,不願意做人,而是讓自己消散成海德格爾所說的“普通人”。這個“普通人”就是說每個人都是這樣的,所以每個人都要為你負責你的生活,因為你和其他人一樣。如果你錯了,說明所有人都錯了,而不是你。因為你不想為你自己的生活,你的思想,觀念,情緒,行為等等負責。不是你的,而是所有人的。

猶如聶隱娘面對殺不殺田季安的問題:殺,她就是小竇那樣,慫於服從;不殺,她就是綁匪那樣,看似違抗。但關鍵作用在於教育她要不要進行回答我們這個社會問題,這才可以體現出了她對學生自己的行為主要負責,她選擇一些做人,於是才和師傅一較高下,取消了殺不殺的問題,在這個環境問題程度上解救了中國自己。注意,是取消不回答(取消企業師傅的強加),而不是一個回答不殺(可能受師傅以及處罰方式繼續被約束)。她通過在梁上觀,樹上觀,簾後觀,對世界有了自己的觀察,在觀自然生活中觀見了他們真正的自己發展應是一種怎樣,才會不斷有所決斷。而吾先生學習則是在戲裏戲外觀,在各種方法不同的人生目標可能性研究中去體味。在與綁匪交談中,即透露了他扮演的多種重要角色。

在影片中,綁匪正在打牌取樂,胖子綁匪問他打哪張牌啊,他說不熟悉,胖子告訴他去感受一下,結果隨口說了一句,胖子輸了。他取笑我的丈夫,“你這樣扮演賭神?”我丈夫也爭辯說,“那我就扮演警察。我現在應該逮捕你嗎?”很明顯,這個肥胖的綁匪沒有為自己考慮,首先,他們不敢為自己的牌負責,其次,他們認為他們應該熟悉自己的行為,這證明了他不願意面對自己的生活,他願意融入“正常”(理所當然地認為他的想法,更多的是他的想法)。

最後,華子再也沒有回來。當他們打算殺死我丈夫和小豆時,胖子作為一個幾乎沒有自己想法的“普通人”,猶豫了一下,被我丈夫說服,讓他們逃走了。當另外兩個綁匪進來時,他又撲向他們。我老公也明確表示綁架罪會判十年。如果他們被殺了,就沒有辦法殺死他們。得知此事後,胖子作為一個幾乎沒有自己想法的“普通人”,順從了綁匪,掐死了我老公和小豆。

顯然,這個服從“普通人”的人沒有判斷力,他的判斷力也是“普通人”的判斷力: 隨風轉舵,順應形勢。他就像一台接受指令進行簡單操作的機器,只看到現在,而不是他自己作為一個人的未來。這個胖子《刺客》只會在殺人和不殺人之間搖擺,總是在主人的控制下,總是服從於“普通人”(例如,固定的社會態度,當然沒有自我思考的事實等等)。

所以,為了拯救自己,首先要在精神上成全自己,肩負起作為人的責任,勤於自省自省,腳踏實地地體驗生活的可能性。以旅遊業為例。那些不做調查就去中東危險地區,或者就近把青春埋在西藏的人,都是“普通人”想當然的可悲結果。還有那些有自己獨特思維,到處旅遊拍照,發ins,投稿,寫攻略,一路玩,一路賺錢的。難道不是新的生存可能嗎?兩者的差距是顯而易見的。

當然,影片進行最後可以解救吾先生的是警察。可不能忘了,警察來遲一步發展就是企業生死相隔。不過我們在此設計之前,吾先生能從綁匪那找到逃走的空隙,自己先解救中國自己學習才是最必要的。當然也不要忘了,來救吾先生教育的人來說就是吳若甫本人。就是說,人總要先在精神上達到自己能夠解救人民自己,讓自己作為人存在於世,這是人的存在問題本質,而後總是要受限於社會現實技術環境的,萬物都如此,這是一種世界的存在主義本質。人一出生,便作為國家現成存在於這個世界上的一個目標物體了,具有一定現實性,但他能成為什么呢?什么時候都可以,因為他能成為的所有這些可能性從他出生之後開始,就寓居於他自身能力上了,就看他能否從自思反思中,從踏實地研究嘗試解決生活中,讓自己是否能成為的各種風險可能性顯現出來,而非逃避做人的責任、消散於“常人”中。要是由於大家都這樣,那你就得提高警惕了。

這部電影感覺清晰明了。喜歡自由的精神,總是給人一種新的感覺,而不是“明天又是新的一天”這種刻板印象。它是雨後的清爽,洗去雜念和浮躁,讓人們清楚地看到未來隨時都會發生的各種新的可能性,讓自己不斷發展豐富。這可能就像我先生剛剛簽了一部新電影,去酒吧被綁架了,或者花子准備了一枚手榴彈,誰敢抓他就殺誰,但還是被抓住判了死刑,也許我的丈夫差點被勒死才得救,也許花子終於見到了他的母親卻只能說“媽媽,對不起你,只有下輩子再孝順你了。”.我丈夫說: “這出戲是假的,是真的。”他錯了。都是真的。這是人類存在的可能性之一。就像波蘭導演克日什托夫·基斯洛夫斯基的《殺戮短片》一樣,一塊碎片正好落在你面前,甚至可能落在你的頭上,像往常一樣,一個出租車司機拉著他的乘客被殺害,一個青少年被判處死刑。

生活容易放松,容易局限於眼前的快樂。一部小說或一部電影可能會提醒你,但生活本身就像一顆從花子身上扯下的手榴彈,無時無刻不在提醒你。如果你不在乎,誰來救你?初心,初衷?那還是一個空洞而無意義的刻板印象。要思考,一個具體的方式就是問“為什么”,比如為什么要閱兵,為什么大家都這么說,為什么我不這么說就是錯的。為什么?聶隱娘問,老公也問。


網站熱門問題

拯救班克斯先生是為了孩子嗎?

<拯救班克斯>被美國電影協會評為PG-13級,主題元素包括一些令人不安的畫面. 暴力:一個酗酒的角色行為不穩定,頭撞在牆上,然後從舞臺上摔了下來. 一個角色咳出鮮血,鮮血出現在他的臉上和手帕上.

<拯救班克斯先生>值得一看嗎?

這部電影運用迪士尼的魔力和倒敘,講述了一個關於家庭,悲劇和狂野想像的感人故事. 10年後,<拯救班克斯>仍然是迪士尼最好的真人電影之一,尤其是PG-13級的電影.

現實選擇差 跟隨社會主流

0


868
有情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