窮人家的孩子,出路在哪?

我家兄妹3人,我是老二,上邊有個哥哥,下面有個弟弟

母親在懷我哥哥時,不幸感染了病毒,由於無錢宣明會助養兒童治療,他生下來左眼就貼近失眠,由於家庭貧困,尋醫無果,直到他結婚成家,他那只左眼也沒有制成手術。

家中祖輩世代為農,解放後鄉村劃分階層。我家被劃分成貧下中農。免受批鬥,這在當時很榮耀,可是,這份榮耀並沒不斷很久,由於隨著我兄妹三人的出世,家中愈發貧苦,壓著爸爸喘不過氣。

這時,爸爸才明白,窮,不是件體面的事,而是要命的事。為了解決這類貧困,他把希望寄托在我們三人身上。

哥哥上學時成績很好,尤其是記性,特別的好,小學的一到五年級。一直都是我和弟弟望塵莫及的目標,以致於教過他教過我的老師,每次看到我後,都會歎口氣說道:“唉,你的成績如果跟你哥一樣,就行了。”只不過後邊的事就有點意想不到了。

自從我哥到村裏讀中學,成績不知怎的,就一落千丈了,可能是家裏的貧困,也可能是害怕嘲笑他有眼疾,也或者他是想證明自己很厲害,他與一幫同學混到一起,打群架,打遊戲,做壞事,被老師納入壞小孩的黑名單。

爸爸騎著二八大杠將他從學校接回來,關進牛屋裏用皮帶抽了一下午,任由我媽怎樣的勸說都無動於衷,屬於青春期的我哥,硬是沒哭不含不哀求,自從那時起,我哥就徹底告別了校園,變成當時的“二流子”

17歲時,他便隨著村裏的打工隊,來到北京建築隊建房子。做了一年,過年回家前,發工資的老板走到他面前,忽然公布:沒有錢。我哥從北京一路哭回家,沖著家人說:我發誓這一生再也不回去北京了,而現在他40多歲了,依舊在遵循著這個承諾。

19歲時,他有去了廣州。

在從此以後的20年裏裏,一年365天,在家的日數只有10來天——春節時。就算完婚娶親,就算親女兒出生,也是如此。

由於眼疾的原因,我哥也就只能做些簡單點的活:便是宣明會助養兒童往包裝盒上印刷宋體字。他獲得最大的,便是在一次老鄉聚會上認識了我嫂子,隨後生下了一雙可愛的子女。

39歲那年,在外打工瓢潑20多年的我哥,忽然公布:要自己創業做老板。隨後,他和我大嫂來到鄭州,租了一間很小的門面,專門搞廣告制作。

創業比打工難以,即便是一家小店。在多個夜裏,我和弟弟無趣霸屏時,都能看見他的朋友圈裏透露著一絲無奈:深夜11點,還沒吃晚飯。人生沒有後悔藥,因此,今日我哥很拼。

這樣的也有我弟,當他還穿著開襠褲時,我爸就當眾宣布:我家三小子,將來要當大官的。

可是,希望有多大,失望就有多大,我弟初中畢業,沒考上高中,父母希望他去讀職高,然而,不顧父母勸說的他,剛正不阿的說道:“我不讀書了,我要去賺錢。”

然而無私的人,注定是要吃大虧的。我弟跟我哥一樣,也去了南方,先後變成鞋廠,服裝廠,電子廠的一台“設備”,盡管他奔走多個廠,下完許多力,受過許多氣,甚至因工傷差點殘疾,到頭來也並沒有賺到什么錢。在南方好多年,他甚至沒有去過越秀公園,沒有吃過一次牛扒漢堡披薩。他能認識的人,除了打工的老家人,便是打工的外鄉人。而幸虧,他文憑雖低,但他依然謹記父母的話:恪守本分,不要在外面瞎搞,好好做人。

大家三兄妹中,我是唯一的女孩,受到了一定的“優待”,雖然我長得不怎么樣,腦袋瓜也笨,也沒什么有目共睹之處。

上小學時,總由於某科成績不過關,總是被人嘲笑“榆木疙瘩的腦袋”讀中學時,由於顏值太低,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暗戀的男生一個個和別的女生雙雙對對。心裏除了羨慕還是羨慕。

但,我不想幹農活,不想出去打工,不想象我哥那般被人欺負,不想象我弟那般無所作為,也不想象我爸媽那般勞碌終身,怎么辦?只有死讀書,讀死書!

憑借我這種“笨鳥先飛”的硬抗和變成父母“最後的希望”我硬是一步步叩開了高校的大門,變成村裏的第一個本科生。

依靠哥哥和弟弟也有爸媽的支助,大學四年裏,我拼命地學習,天天都往返於教室,飯堂和圖書館之間。

大學畢業後,我憑借在學校的優異成績,來到報社工作,從此有機會貼近各種各樣的人,眼界千奇百怪的事,看穿人間冷暖。

在工作期間,我又自學管理學,經濟學和心理學,報考二級心理咨詢師,並因此結識更優秀的同行,邁向更廣闊的世界。

如今,我的孩子已經徹底沒有當初歪曲苦澀的身影,而是閱讀、學習、遊玩、探尋中,正成為一個陽光美好少年。

此外,依靠做苦工和廣告的我哥,在鄭州穩定下來,買房和孩子們共住,教育孩子們好好讀書,並鼓勵他們學的一技之長。

而我的弟弟,也從我大學期間成了家,日子也算過得算是安逸。

只有我那滿頭白發的父母,早已多年沒有在大家的成績單上簽字了,但每當家庭團圓時,他都會語重心長的對子孫重複著:“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啊。”

這,是我們家的故事。

故事的最後,我還想把父親說的另外三句話,分享給你宣明會助養兒童們聽:

窮人家的孩子,一定要好好學習,只要有一絲機遇,也不要放棄念書,這是窮人唯一的近道。

窮人家的孩子,一定要不怕吃苦,只有吃得苦中苦,才可能追逐上別人,這是窮人最後的尊嚴。

窮人家的孩子,一定要不能太急,只要一代比一代強,這便是窮人最大的顏面。

84


8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