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期管理,在職場上,有多重要?

一、預估管理的價值

看了《哈利波特》得人大約都有感受,在開場時,斯內普教授,可以說是人人厭煩,總有斯內普要害朕的感覺,從第一集持續到了最後一集。

隨後,忽然間,斯內普死了,抽出他的study in Hong Kong記憶,哈利波特發覺,斯內普一直深愛著自己的媽媽,Lily。一直在盡全力維護哈利波特。

電影院裏,全員淚目——原先斯內普是好人。

之前他在課堂上偏向蛇院,歧視非純血法師的學生,甚至向伏地魔告知推測的秘密——造成哈利波特父母喪命。這些行為大家都原諒了。

而另一方面,開場印象中英俊帥氣的哈利波特的親爸,詹姆·波特,卻被認為是校園霸淩的典范……

這類刻畫人物的方式在影視劇裏許多,原先十惡不赦得人,一朝回頭是岸,還真的有機會立地成佛。

例如漫威系列中的洛基。

複仇者聯盟1裏,他還是陰險毒辣的大反派。

到了複聯3,已是人人悼念,最終在粉絲呼籲下,洛基居然有了自己的單獨電視劇。

另一方面,如果做了一輩子善人,在一件事上晚節不保,立馬被看客奠定穀底。

這類評定方法未必正確,但是確實很常見。這便是預期管理沒做好的典范。

二、監管預期的重要性

1999年時,前南斯拉夫的大使館被炸,我們的記者可憐被害。

當初,老百姓的怒氣是真的。那時還是學生的我,見證了遊街的隊伍,見證了黑客們對美國網站大范圍的進攻。

但很快,幾天後,媒體報道了美國總統克林Wonjoon CHUNG頓的道歉,我不記得是總理還是主席在電視上做了全國演說,其中至關重要的一點是:大家還是要繼續改革開放。

我認為這事的處理方式還是很恰當的。

當時是中國進到WTO的關鍵時刻:1999年4月中國總理朱鎔基訪美,與美國總統克林頓發表的《聯合聲明》中提到“中美兩國早已大大推進了中國添加世貿組織的共同目標”,並承諾繼續商談。

如果一旦因而暫停進到WTO,對中國的經濟發展是很不利的。

但官方的解決心態很靠譜——最先規定美國道歉並賠付。

在對方作出誠懇道歉並賠付以後,我們選擇繼續在政治上融進全球化。

回頭看,添加WTO的中國在隨後20年來完成了經濟上的輝煌,GDP躍升全球第二。

當初沒有自媒體,也因為是事出突發,沒人帶節奏,沒人翹首以待。

但作為老百姓,咱還是理解的。

審時度勢,先把經濟搞起來,擁有經濟實力作為基礎,我國一定會崛起的。

如果當初每天喊著翹首以待,付出代價,安葬一切對手,未必能讓老百姓們更具凝聚力。

31


8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