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不大幅降低社保費的「苦衷」

社保征繳制度改革引發了公眾對社保負擔增加的擔憂。

不過,上周召開的國常會定調,在社保徵收機構改革到位前,要保持現有徵收政策不變,同時研究適當降低社保費率。

新的定調讓企業看到了希望,尤其是「適當降低社保費率」的表述值得期待,但到底能降多少現在還是未知數。

-01-

其實,就在幾個月前,養老金費率已經降過一次了。

今年4月份,人社部、財政部聯合發佈《關於繼續階段性降低社會保險費率的通知》,自5月1日起繼續階段性降低社會保險費率。

具體這樣的,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單位繳費比例超過19%的省,以及單位繳費比例已經降至19%的省,基金累計結餘可支付月數(截至2017年底)高於9個月的,可階段性執行19%的繳費比例至2019年4月30日。

直白一點說,單位繳費比例超過19%的省可以降至19%,已經在19%的省份,繼續執行19%的繳費比例,一直到2019年4月30日。

除了降低養老金繳費比例,還降低了失業保險和工傷保險的繳費比例。但都加了限定性條件,累計結餘達到合理支付月數範圍的停止下調。

人社部副部長游鈞當時就表示,階段性降低企業養老保險費率的地區是有條件的,即基金累計結餘可支付月數在9個月以上。

可以看出,社保部門對於降低社保繳費比例是異常謹慎的,基本上是「擠牙膏」式的,所以企業感受並不明顯。

最近,社保征繳制度改革進一步加劇了企業對社保負擔加重的擔憂,轉由稅務部門徵收後,既不能逃避交社保,也不能按照當地最低工資標準繳納。

-02-

企業的擔憂是一方面,而中國企業稅收和社保費率過高才是各界要求降低社保費率的主要原因。

海通證券最近發佈的報告稱,目前我國稅收中的80%以上都是由企業承擔,而主要發達國家美國、加拿大、英國、德國企業稅佔比僅為34%、42%、50%和52%。

另據世界銀行統計,2017年我國企業納稅規模占利潤總額的比重高達67%,僅略低於巴西。全球比較來看,我國企業稅費佔利潤的比重也明顯偏高。

而從上市公司數據看,以增值稅為代表的各項應交稅費佔到凈利潤的38%,而所得稅占凈利潤的26%,各項稅費合計佔到凈利潤的64%。

不僅稅高,而且費也高(主要指社保費和各種罰款)。

上述報告稱,目前我國社保相關稅費負擔占稅前利潤的比重高達48%,居全球高位(中金公司的報告稱是世界第二位),高昂的社保費率相當於強制儲蓄,會抑制實體投資和消費,增加企業運營成本。

而最近社保征繳制度改革讓企業雪上加霜,在沒有降低社保費率的前提下,增加征繳強度,其實等於增加了企業的負擔。

據海通證券測算,按照目前全國各省社保費率均值38.8%,意味着若統一徵收,企業、居民分別多繳2.02萬億、7400億。據估算,2017年全國企業利潤12.1萬億,多繳部分佔其利潤的16.7%。

現在來看,影響比較大的將是勞動密集型企業,以及之前一直按照最低工資標準繳納的企業。

-03-

一邊是人社部「擠牙膏式」的降低社保費率,一邊是企業覺得社保費率居高不下,社保征繳陷入兩難困境。

在5月份社保費率小幅下降時,就有人質疑可能會對目前收支平衡壓力已經較大的養老保險帶來更多的風險,人社部後來迅速否認這個說法。

不過,中國面臨的養老危機是無法迴避的,這才是社保費率不能大幅下降的本質原因。

由於中國社保欠賬太多(具體可參見之前的文章《中國社保打補丁真相》)以及比其他國家更嚴重(老年人絕對數大)的老齡化問題,高層對鬆動養老保險一直謹小慎微。

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中國60歲以上人口超過2.4億,佔總人口的比例是17.27%,65歲以上人口1.58億,佔總人口的比例是11.37%。

雖然從現階段來看,中國的老齡化並不算最高的,但如果僅從參保人員的養老金繳納者和領取者之間的比例(撫養比)來看,養老保障制度的整體壓力已經極高。

去年,在職職工參保人數的增速明顯低於離退休人員數量增速,2017年前者同比增長5%,而後者增長9%。

截至2017年12月底,城鄉居民基本養老參保人數達到51255萬人,其中領取養老金人數達到15598萬人,達到30.4%。

從上述兩個基本養老金的比例來看,中國的參保人員的總體撫養比已經很低,都已經低於3:1,甚至比OECD的部分國家還要高,未來面臨的挑戰日益嚴峻。

另一方面,中國的整體出生率下降過快,2017年在全面放開二胎後,仍只有1.243%,甚至遠低於部分發達國家的水平。

-04-

一方面,領取養老金的人口正在快速上升,另一方面,養老金繳納者的比例持續縮小。為了應對養老金的挑戰,開源節流是政府主要的對策。

在開源方面,能馬上見效的就是加大社保征繳力度,特別是將社保征繳劃給稅務之後,社保征繳的收入將進一步上升。

另外,國家也在加大財政補貼力度,通過設立中央調劑金制度,中央政府將東部發達地區的盈餘的養老金統籌到中西部,減緩相應的財政壓力。

再次,大力發展第二支柱的企業年金和第三支柱的個人年金,從總體上減緩政府壓力並提高個人的養老保障。

但上述「開源」項目中,絕大多數都進展不利,比如截至2017年,企業年金的參與職工為2331萬人,僅佔全國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參保人數的5.8%。

從第三支柱來看,稅延養老險於2018年開始銷售,但純粹的個人積累制養老金在市場在短期的發展也不可過於樂觀。

還有一個「開源」措施就是將國有企業的10%股權充實社保,以對社保的存續性做最後的保障。但這個方案也沒有達到預期效果。

這個方案在2003年10月就寫進了十六屆三中全會的決定中,2009年,國家要求按國有企業IPO時實際發行股份數量的10%劃轉給社保基金,但後來執行不力。

2017年11月,《劃轉部分國有資本充實社保基金實施方案》落地,明確劃轉比例10%,2017年試點先行,2018年及以後分批劃轉。不過目前的進度卻較為緩慢,10%的劃轉比例也不足以彌補所有的轉軌成本。

開源不力,重點還要依靠財政補貼。2017年財政對社保基金的補貼約1.23萬億,佔到公共財政總支出的6%。

無奈,現在財政壓力也大,就只能再向企業開刀了,通過社保改稅擴大征繳範圍和力度。

《人民日報》罕見揭中國工業「軟肋」


本文來源: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IwMTU3NDE5OA%3D%3D&mid=2649490180&idx=1&sn=1469a7376da06a8bcc9f308a653c32b5&scene=45#wechat_redir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