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金固收·利率專題】表外轉表內,資本仍受制——上市銀行2018年半年報點評 20180914

作者

陳健恆分析員,SAC執業證書編號: S0080511030011 SFC CE Ref: BBM220

  聯繫人,SAC執業證書編號: S0080117080019

韋璐璐聯繫人,SAC執業證書編號S0080118070031



摘要

上市銀行已完成2018年半年報披露,具體來看: 

負債端:負債環境小幅改善,但實體融資偏緊下,信用派生能力的走弱仍在制約企業存款的增長。結構性存款依舊是中小銀行高息攬儲的首選。分銀行層面,股份制銀行吸存表現提升要優於國有大行,對大行存款形成一定分流。17年在各類監管文件指導下,商業銀行大刀闊斧對表內資產負債進行清理,同業負債壓縮明顯,18年一季度,同業負債增速及佔比均達到歷史低位。在同業槓桿可控基礎上,隨着二季度市場流動性轉為寬裕,貨幣市場利率全面回落,部分銀行適當增加向市場融資,同業負債規模小幅回升。廣義同業負債佔總負債比例縮減亦有所趨緩,表明在金融監管不斷推進下,銀行負債端結構已逐步得到改善,基本達到監管規範紅線,監管層面對銀行業的衝擊邊際減弱。18年下半年銀行重心將從表內清理轉向表外,對應表外理財、委託貸款、信託貸款中的非標投資或將繼續壓縮。表外融資監管延續下,部分銀行仍將面臨較大監管壓力,從而影響其存款派生能力,非標佔比較低的中小銀行調整壓力會相對邊際趨緩。對公存款方面,仍需看到信貸實際好轉;對私存款方面,需關注居民收入對個人存款影響,若後續居民實際有效收入下滑,可能會使居民存款增長放緩。結構性存款雖能填補存款萎縮和存單MPA限額導致的負債缺口,但其實際成本較高,即使存款增長較好,仍會對凈息差帶來負面影響,使銀行負債成本上升。

 資產端:1)商業銀行資產端增速回升,回歸信貸本源,貸款和債券投資擴張,同業和交叉金融收縮。總資產同比增速5.55%,較上個季度5.35%有小幅回升。其中貸款和債券投資是擴張的主要科目,債券投資逆轉去年以來的下降趨勢。貸款和債券投資科目擴張,與監管鼓勵回歸商業銀行信貸本源,減少委外套利與同業空轉有關。其中商業銀行流動性管理新規的相關指標對於直接放貸和債券直接投資有所鼓勵,流動性指標折算率下,直接放貸優於通過同業委外投資信貸資產,表內買債不影響LMR指標。(2)貸款來看,當前表外融資表內化趨勢顯著,貸款支撐社融,但結構較差,主要依靠票據衝量,期限短端化,中長期貸款需求不足。而貸款投向主要為票據和個人貸款等較為安全的資產,企業中則主要投向房地產行業,對其他行業貸款造成擠出,基建相關貸款開始回暖並有望繼續升溫。而小微企業信貸弱化,縱使有「三個不低於」要求,而小微企業風險上升導致貸款增速已大幅下降,並且銀行受制於小微企業貸款增速限制,為了避免風險暴露於小微企業貸款,銀行總體信貸投放意願走低。從個人信貸的類型來看,各類型個人信貸投放都較強勁,但已出現房貸增速下降、質量下降的隱憂。(3)債券投資來看,商業銀行表內直接投資信用債偏好提升,去通道效果顯現。商業銀行投資政府債券為主,表內直接投資信用債的偏好增加是今年上半年的一個新的變化。從今年上半年的22家上市銀行的財報披露來看,從17年上半年合計增持1491億元大幅提升至18年上半年合計增持的10418億元。從託管數據看主要增持的是中票和短融品種。交叉金融類資產上半年繼續壓縮,去通道的趨勢明顯。(4)交叉性金融業務來看,表內非標繼續壓縮,表內持有貨幣基金規模大幅上升。(5)從資產質量來看,不良生成率上升,金融條件收緊的負面效果顯現。加回貸款核銷後的不良貸款生成率較上年末大幅上升了28bp,不良率的下降一部分重要原因來自於銀行凈息差上升的情況下可以支持更為積極的不良貸款核銷。

凈息差:從上市銀行2018年半年報數據來看,上市銀行凈息差總體處於改善通道,平均凈息差環比上行1bp。主要由於今年以來貸款收益率顯著上行,且資產中貸款佔比持續上行,助推上市銀行凈息差改善。今年以來貸款收益率明顯走高可能源於以下幾方面因素:(1)金融去槓桿、去通道背景下,今年以來表外融資需求擠向表內(非標回表),而銀行投放信貸仍受存款和資本充足率的約束,且銀行在信貸投放上風險偏好較低,信貸仍是稀缺資源,供不應求,助推貸款收益率上行。(2)貸款利率上行也受益於銀行資產端重定價因素(受益於17年市場利率大幅上行)。由於銀行的資產久期比負債久期長,市場利率對於資產端的傳導滯後於負債端。分機構來看,國有行凈息差環比降低,其他類型銀行凈息差均環比改善。股份行凈息差顯著上行,一方面源於其零售貸款佔比上升,且其零售貸款定價較高,另一方面源於其同業負債較高,負債端顯著受益於貨幣市場利率下行。

 表外理財:18年上半年理財產品壓降速度較快,由於資管新規落地後,監管口頭要求銀行每年壓降老產品三分之一。從半年報數據來看,披露表外理財產品餘額的25家上市銀行18年上半年末表外理財產品餘額總計16.99萬億元,規模總計較17年底下降了1.34萬億元,壓降幅度幾乎是17年壓降幅度的3倍。分銀行來看,國有行餘額環比下降了9%,股份行下降了8%,城商行下降了5%。而為避免老產品壓降對市場造成太大的衝擊,7月央行補充通知明確不強行壓降進度,預計三季度理財產品壓降規模將遠小於二季度,因為過渡期內存在誰先降規模誰吃虧的問題。 

 資本充足率:二季度銀行資本充足率多數下行,僅農行、浦發、平安及部分城農商行小幅上行。在信貸保持較快增長、表外融資需求加速回表等影響下,銀行資本消耗加快是必然結果。金融去槓桿、嚴監管下,商業銀行主動壓縮同業資產規模,加強對貸款的投放力度,貸款增速超資產增速。而非標回表也推高了高風險權重信貸資產增速。後續隨着非標回表,商業銀行仍將面臨一定的補充資本壓力,二季度僅農行一家主動補充資本。



          



一、商業銀行負債結構調整企穩,吸存壓力仍在

從上市銀行2018年半年報所披露的負債端來看,二季度商業銀行整體負債環境小幅改善,但實體融資偏緊下,信用派生能力的走弱仍在制約企業存款的增長。結構性存款作為資管新規後保本理財以及同業負債監管趨嚴下的替代品,依舊是中小銀行高息攬儲的首選。分銀行層面,股份制銀行吸存表現提升要優於國有大行,對大行存款形成一定分流。此外,監管趨嚴也從側面推動股份制銀行向一般存款爭奪發力,銀行需降低同業融資依賴度並穩步回歸傳統存貸業務。17年在各類監管文件指導下,商業銀行大刀闊斧對表內資產負債進行清理,同業負債壓縮明顯,18年一季度,同業負債增速及佔比均達到歷史低位。在同業槓桿可控基礎上,隨着二季度市場流動性轉為寬裕,貨幣市場利率全面回落,部分銀行適當增加向市場融資,同業負債規模小幅回升。廣義同業負債佔總負債比例縮減亦有所趨緩,表明在金融監管不斷推進下,銀行負債端結構已逐步得到改善,基本達到監管規範紅線,商業銀行對風險控制等層面的落實逐步到位,監管層面對銀行業的衝擊邊際減弱。具體來看:

1.     一般存款:上市銀行整體吸收存款同比繼續改善、環比增速回落

一般存款上,主要上市銀行18Q2吸收存款科目同比增速繼續改善,升至6.23%18Q15.95%),但由於一季度高基數緣故,環比增速回落至1.46%。通常一季度為銀行存款增速最快的季度,之後每個季度環比增速會逐步放緩。結合社融數據看,對應二季度商業銀行各項存款餘額增速繼續滑落至8.1%,企業存款增長乏力。6月社融餘額增速降至9.8%M2同比降至8%,二者均創歷史新低,貨幣條件再度明顯收緊。嚴監管下銀行表外、同業業務大幅收縮,貨幣派生效應持續減弱,實體融資偏緊,信用派生能力減弱仍是制約企業存款增長的關鍵因素。二季度居民存款同樣較一季度大幅收縮,但更多是季節性因素影響。從佔比上看,吸收存款佔總負債比整體變動不大,股份制銀行和城商行有小幅提升。

具體來看:1)國有商業銀行吸收存款同比增速小幅升至6.8%,環比降至1%。工行和交行表現依舊優於其他大行,定期存款貢獻最為突出。2)股份制銀行吸存同比增速升至4.2%,環比增速升至2.6%,表現明顯優於國有大行,表明銀行間存款爭奪加劇,股份制銀行分流部分存款。中信和民生吸存能力進一步好轉,同比增速分別升至3.9%4.5%,此外平安和光大吸存能力同比亦有提高。環比上看,僅華夏一家二季度吸收存款規模減少(環比-0.4%)。3)城商行吸存同比增速回落至9.6%,環比增速降至3.2%

分結構看:1)對公存款整體走弱,個人存款偏強,表明企業存款偏弱下,各銀行在個人存款上的競爭加劇。Q2吸存同比增速較高的銀行,諸如工行、交行、以及部分股份制銀行,其個人存款同比增速也有較為明顯的好轉,且提升幅度基本與整體吸收存款提升幅度一致。2)定期存款增幅較大,活期存款相對偏弱。結構性存款憑藉其可突破普通存款利率上限的優勢,仍是銀行吸存的主要手段。182季度,大型銀行和中小型銀行個人結構性存款同比增速維持高位,企業結構性存款同比增速小幅走弱,主要受企業定期存款增速整體走弱拖累。結構性存款=一般存款+衍生品,不僅可作為資管新規後保本理財的替代品,也是同業負債受嚴監管後的替代品,成為中小銀行高息攬儲的一個渠道。


2.    同業負債:規模小幅回升,股份制銀行領先國有大行

同業負債規模小幅回升,上市銀行整體同比增速升至-0.59%,股份制銀行同比增速轉正(1.7%),國有大行雖同比增速依舊為負(-2.5%),但環比增速升至5%18Q1-11.5%)。金融監管框架逐步完善,17年銀行更側重表內清理,大幅縮減同業規模,18年一季度同業負債增速及佔比均達到歷史底部,整體去同業業務進展良好,也壓縮了後續的調整空間。而隨着二季度市場流動性轉為充裕,貨幣市場利率全面回落,回購利率及同業存單收益率均有較為明顯下行,在同業槓桿整體可控下,大部分銀行適當增加向市場融資,對應同業負債規模小幅回升。佔比層面,同業負債各分項佔總負債比例變動不大,維持在歷史低位,銀行重點依舊放在對傳統存貸業務的平穩回歸上。分項來看:

1)       同業存放規模回升,銀行整體同比增速升至1.5%,國有大行和股份制銀行整體紛紛轉正。大行二季度同業存放同比增速轉正至0.5%,環比大幅提升至7.2%,其中工行、建行、農行規模較去年同期均有增長,中行雖同比增速為正,但環比縮量,交行則是繼續縮減其同業存放規模,同比環比均為負。股份制銀行二季度同業存放同比增速為3%,環比升至2.1%,其中中信和浦發繼續較去年同期縮減同業存放規模;民生、華夏和光大同比增速提升較快;招行和平安同比增長率則與一季度相近。城商行二季度同業存放同比增速為-5.1%,寧波銀行較去年同期繼續縮減同業規模,同比增速為-50.8%,環比增速-7.4%

2)       拆入資金上,銀行整體規模較去年同期繼續收縮,但較今年一季度有所提升(同比增速升至-0.63%)。大行里工行和農行同比、環比雙雙為正,建行無論與去年同期還是今年一季度比,其拆入資金規模有一定收縮。股份制銀行里,僅浦發一家拆入資金環比規模縮量;同比增速上,中信降至-1.3%,其他幾家均有一定程度的改善。

3)       賣出回購方面,上市銀行整體同比增速降至15.36%,環比增速為0.78%,規模繼續收縮。銀行整體賣出回購規模的收縮主要受302號文限制影響,銀行對正逆回購槓桿比率的控制依舊比較重視,「滾隔夜」行為有所收斂。股份制銀行中,興業、中信和光大賣出回購同比、環比增速雙雙為正,光大主要由於基數低,興業環比高增長則是由於一季度賣出回購收縮較大所致。


3.    應付債券/同業存單:

應付債券同比增速整體下行(10.3%降至9.7%),規模增長放緩。國有大行由於前期基數低,因此同比增速維持在32%附近;而股份制銀行繼續相對去年同期縮規模,同比增速為-3%,環比也轉負為-0.7%;城商行的同比增速亦下滑至14.1%.。從佔比看,應付債券佔總負債比小幅提升,主要是大行和城商行的比例分別提升0.20.5個百分點(分別至5.5%19%),而股份制銀行應付債券佔總負債比則重新回落至10%。大行里,農行和建行提升較大,農行增量主要體現在同業存單上,18年上半年新增1420億左右,而建行則是因整體負債規模下降所致。股份制銀行里,光大、興業、和華夏的應付債券比例降幅排前三,招行雖有提升,但絕對值仍為最低。城商行里,寧波銀行佔比突破20%,北京和南京銀行均下行,但絕對值依舊要明顯高於股份制銀行和國有大行。環比層面,國有銀行走高,股份制銀行走低,表明同業監管對部分股份制銀行約束仍在。

應付債券細分下,二季度銀行同業存單發行有所回暖,整體較17年年末凈增約3267億,其中約44%的貢獻來源於國有大行(主要為農行),股份制占26.5%,城商行占29.1%。股份制銀行層面,光大、華夏和浦發三家銀行發行存單縮量,而中信、招行和民生則在上半年增加了同業存單的發行。城商行同業存單環比增速依舊較高,均值在18%左右。次級債及二級資本債補充上,僅農行於今年4月曾發行共計400億的10年期固定利率二級資本債。若後續非標回表壓力顯現,商業銀行補資本的動力會進一步加強,屆時發行商業銀行債、次級債補資本或流動性需求會走高。


 4.    向央行借款:同比增速繼續走低,可能受銀行向市場融資增長擠占

向央行借款同比增速下降明顯,由19.3%降至4.7%。其中,國有大行和股份制銀行同比增速降幅較高,環比增速為負。結構上,向央行借款佔總負債比例小幅降至3.2%,占同業負債比例也在走低。此前央行定向降准替換MLF,相當於變相釋放便宜且穩定資金給到商業銀行,對銀行負債端壓力有所減輕。從資金成本看,二季度央行維持OMOMLF利率不變,但隨着央行收短放長,流動性投放加權利率整體小幅上行至3.25%6月末),當前在3.31%912日)。而隨着前期資金面流動性充足,貨幣市場利率快速下行,銀行間質押式回購利率曾一度與OMO利率倒掛,從而可能對銀行向央行借款的需求造成擠占(對應向市場融資規模增加)。


5.  負債端小結:表內同業負債調整趨緩,對結構性存款的依賴並非長久之計

後續來看,18年下半年銀行重心將從表內清理轉向表外,對應表外理財、委託貸款、信託貸款中的非標投資或將繼續壓縮。表外融資監管延續下,部分銀行仍將面臨較大監管壓力,從而影響其存款派生能力,非標佔比較低的中小銀行調整壓力會相對邊際趨緩。對公存款方面,仍需看到信貸實際好轉;對私存款方面,需關注居民收入對個人存款影響,若後續居民實際有效收入下滑,可能會使居民存款增長放緩。結構性存款雖然是當前銀行高息攬儲的重要手段,能填補存款萎縮和存單MPA限額導致的負債缺口,但其實際成本較高,即使存款增長較好,仍會對凈息差帶來負面影響,使銀行負債成本上升。此外,近期儘管也開始檢查部分虛假的結構性存款,銀行對結構性存款的依賴並非長久之計,仍需看到信貸層面的實際好轉(廣義流動性轉松),即重新激活貸款派生存款的良性循環。




二、商業銀行資產端增速回升,回歸信貸本源

二季度商業銀行資產端出現增速回升,其中貸款和債券投資是主要擴張的科目,在表外回表趨勢下貸款擴張較快,但結構和質量較差;債券投資表現亮眼,直接信用債投資上升,通道去化;同業業務繼續壓縮,表內貨基增持明顯。具體來看:


1.    資產端:貸款和債券投資是擴張的主要科目

從上市銀行2018年二季度末總資產增速來看:

(1)  全部同比來看,2018年二季度總資產的同比增速為5.55%,較上個季度5.35%有小幅回升。其中貸款和債券投資是擴張的主要科目,貸款同比增速較上季度9.12%上升至9.26%,增速遠高於總資產增速,同業壓縮、表外回表趨勢仍舊在進行中;債券投資科目從上個季度-1.15%的增速大幅回升至4.05%,是資產增速改善的重要原因。從佔比也可看出來,貸款佔比進一步從51.77%上升至52.56%,債券投資佔比逆轉去年以來的下降趨勢,回升至27.18%。反映銀行在負債來源增長有限的情況下,優先配置「高效能可帶來存款類的資產」,同時在債市行情較好的時候增加債券投資增厚收益。同業資產依然在收縮,增速為-3.25%。現金及存放中央銀行款項同比增速繼續下行,二季度為-2.69%,與央行降准有關。現金及存放中央銀行款項科目顧名思義包括庫存現金和存放在央行的存款準備金、外加一部分財政性存款等。今年以來三次降准帶來存款準備金的釋放是帶來這個科目下降的一個重要原因。與此同時,隨着商業銀行現金管理效率的不斷提高,需要儲備的庫存現金和存放央行的超額儲備金長期來看也呈現下降的趨勢,也因此從佔比來看,現金及存放中央銀行款項呈現逐年下降的趨勢。


(2)  分銀行類別來看,與上季度相比,大行總資產增速有所回落,股份行和城農商行總資產增速有所提升,呈現分化特徵。大行總資產同比增速較上季度有所回落,二季度同比從一季度的6.17%小幅回落至5.73%,主要由於其中同業資產(同比增速從3.11%大幅下降至4.13%)和現金及存放中央銀行款項(-1.72%-2.64%)。大行同業資產縮表明顯,其中最主要是由於買入返售資產從上季度38.4%下降至-11.6%,大幅壓降回購同業資產,為貸款騰挪空間,符合監管要求的思路。股份制銀行、城農商行總資產增速較上季度有所提升,主要原因是同業資產的收縮速度下降,貸款增速回升。同時,國有大行、股份制銀行二季度的債券投資科目同比增速提升較為顯著,推動了二季度債券市場的牛市行情。


2018525日,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正式發佈了《商業銀行流動性風險管理辦法》(以下簡稱流動性新規)。而201712月流動性新規徵求意見稿已經出台,商業銀行已經開始按照新規要求調整資產負債表。流動性新規鼓勵銀行回歸傳統的貸款和債券業務,減少委外套利與空轉。在新規設置的LMR指標折算率下,直接放貸好於通過同業委外投資信貸類資產,且表內直接買債不影響LMR,而委外會降低LMR。因此鼓勵了商業銀行回歸信貸本源業務,投放貸款和直接債券投資。

2.    貸款:支撐社融,卻主要靠票據衝量,地產擠出其他行業貸款需求,小微、個人信貸質量出現隱憂


從貸款來看,自管新規落地後,表外融資表內化趨勢顯著,社會融資規模餘額增速從去年底11.78%快速回落至6月的10.21%,而貸款同比增速則維持在12.7%附近維持較為平穩增長。表外融資尤其是非標融資今年以來大幅下降,貸款占社會融資的比重從去年底50%上升至6月末的121%。表外融資轉表內的大量需求帶來今年上半年在貨幣市場利率有所回落的情況下,貸款利率依然不斷上升,貸款上浮比例從去年底的64.41%上升至6月末的75.24%


從貸款期限來看,26家上市銀行各期限貸款呈現短端化特徵,新增流動資金貸款較多而項目貸款較少。一年以下貸款同比大幅增加,其中3個月以下貸款同比增速高達13%,而一年以上貸款負增長,15年期貸款同比減少13%。去年以來貸款利率不斷上行,因此貸款重定價期限的下降有利於縮小銀行利率風險敞口。

從貸款投向來看,26家上市銀行樣本來看,上市銀行二季度加大對個人貸款和票據貼現的投放力度,貸款的結構較差。個人貸款二季度環比增速為7%,高於對公貸款環比增速6%,反映了銀行風險偏好走弱,業務傾向偏向安全性更高的個人信貸業務。此外,票據貼現環比增速高達9%,尤其是其中股份行票據貼現業務環比增長了50%。二季度監管部門多措施鼓勵表內貸款投放,實際上增長最多的是票據融資業務,一方面也反映了股份制銀行自身存款壓力較大,需要通過加大票據貼現業務來吸引企業存款;另一方面也反映了資產荒的問題,表內風險偏好下降的情況下,可放貸項目有限,企業投資需求有限,銀行只能通過票據沖規模。

圖表20: 分貸款類型二季度環比變化(左)上市銀行二季度貸款投向行業環比變化(右)

資料來源:上市銀行半年報,萬得資訊,中金公司研究

從企業貸款的主要行業分佈來看,房地產相關貸款最強勁,擠出其他行業融資需求,基建相關開始回暖並有望繼續升溫。環比來看,房地產相關、基建相關和服務業貸款較一季度有所上升,其中水利環境和基礎設施管理業貸款環比增速高達18%,預計下半年財政政策更加積極之後,基建相關領域貸款將繼續增長。同比來看,雖然多舉措限制房地產行業融資,從上市銀行財報來看,房地產行業貸款同比增速雖然有小幅下降,但仍是所有貸款行業中增速最高的行業,同比增速高達20.4%,遠高於平均貸款餘額增速12.7%,與此相對,中長期工業貸款增速僅6.2%,雖然已經多項措施限制房地產融資,從表內貸款投放來看也進行了許多限制,而結果上看房地產相關貸款依然對其他行業貸款造成了擠出。從地產相關貸款的品種來看,開發類貸款今年大幅回暖。去年負增長的地產開發類貸款今年已恢復正增長,高達7.1%,而房產開發貸款增速仍在不斷上升,目前增速已達27.7%;保障性住房開發貸款今年以來仍舊保持超高速增長,同比增速為37.4%。個人購房貸款同比增速則加速回落,目前已經從17年一季度的高點35.7%下降至18.6%


從企業貸款的貸款企業類型來看,多措並舉支持投放小微貸款已不能挽回小微企業信貸弱化的現實。雖然政府多措並舉推動小微企業信貸,從結果來看雖然小微企業貸款同比增速較大中型企業更高,但是已經呈現增速快速下降的趨勢。銀監會2015年初提出小微企業貸款增速、戶數和申貸獲得率「三個不低於」目標,即小微企業貸款增速不低於各項貸款平均增速、小微企業貸款戶數不低於上年同期戶數、小微企業申貸獲得率不低於上年同期水平。小微企業貸款增速近三年來都保持高於大中型企業貸款增速。今年以來小微企業生存環境有所惡化,債券市場違約數量較往年大幅增加,企業信用風險升高,即便是信貸投放小微企業有降准等諸多鼓勵政策,小微企業信貸的擴張速度也難以維持去年的高增速。此外,根據我們與銀行的溝通,銀行受制於小微企業三個不低於限制,為了避免風險暴露於小微企業貸款,銀行總體信貸投放意願走低,銀行申請貸款額度的意願並不強。


從個人信貸的類型來看,各類型個人信貸投放都較強勁,但已出現房貸增速下降、質量下降的隱憂。根據26家上市銀行的半年報來看,信用卡貸款的同比增速最高,達29%;經營貸款其次,達19%,住房抵押貸款增速15%,消費貸款最低,為11%,但總體個人貸款增速較高,各項增速均高於總體貸款增速。其中城商行消費貸款發力,同比增速達59%,農商行按揭貸款發力,同比增速將近40%。反映了今年三四線城市居民槓桿大幅上升,三四線居民加槓桿買房的需求仍然強勁,後續一旦裁員壓力上升居民部門收入下滑,買房需求開始走弱,預計往後一兩個季度來看居民住房抵押貸款增量將開始走弱。目前銀行由於風險偏好下降,相比企業貸款更偏好投放居民房貸和消費貸款,但是上半年來看個人房貸同比增速已經加速回落,並且目前一些省份已經出現房貸斷供現象,後續三四季度的房貸和消費貸質量變化值得關注。


3.    債券投資:表內直接投資信用債偏好提升,去通道效果顯現

(1)  債券投資的變化:從債券投資的類型來看,商業銀行投資政府債券為主,而今年上半年直接投資信用債同比增速大幅提升。根據18年半年報的數據,上市銀行表內債券投資以政府債券為主,佔比44.7%,其次是金融債,佔比19.6%,直接投資信用債較少,僅8.4%,剩餘27.3%是持有基金、資產管理計劃、信託受益權、理財產品、同業存單等。央行多舉措鼓勵信用債投資下,二季度信用債投資增速大幅上升,同比增加31.4%,政府債券仍舊保持較高的8.6%的增速,而金融債和理財信託等其他投資則負增長,尤其是第三方投資近年來增速大幅下降,從15年末54.7%大幅下降至18年二季度的-3.9%,通道業務(交叉金融業務)在銀監會嚴查之下大幅收縮。從這幾個類型投資品種近幾年的佔比也能看出來,交叉金融投資從15年底至今佔比呈下降趨勢,目前已經從最高點35%左右下降至27.3%,而政府債券佔比近幾年逐漸提升,與地方債的發行量提升有關。企業債仍然佔比較低,但提升明顯,體現了今年以來去通道的趨勢變化。


商業銀行表內直接投資信用債的偏好增加是今年上半年的一個新的變化。商業銀行雖然信用債持有比例較低,但是從今年上半年的22家上市銀行的財報披露來看,18年上半年銀行增持信用量相比17年上半年有大幅增加,從17年上半年合計增持1491億元大幅提升至10418億元。從託管數據來看,商業銀行18年上半年較去年同期主要增持中票和短融。交叉金融類資產上半年繼續壓縮,去通道趨勢明顯。此外,政府債券今年上半年增持量僅達去年同期一半,不僅地方債凈增持量小於去年(由於今年上半年地方債發行進度較慢),國債的增持量也大幅不及去年同期,18年上半年全部商業銀行凈減持了70億元國債。直接投資信用債的量的增加是債券投資增速上升的重要原因。


(2)  IFRS9會計準則下債券投資科目的特點:根據財政部《關於印發修訂<企業會計準則第22號——金融工具確認和計量>的通知》(財會〔20177號)的要求,「在境內外同時上市的企業以及在境外上市並採用國際財務報告準則或企業會計準則編制財務報告的企業,自201811日起施行;其他境內上市企業自201911日起施行;執行企業會計準則的非上市企業自202111日起施行」。因此自201811日起,我國H股上市的銀行需要採用IFRS9會計準則,本次半年報是採用IFRS9準則的銀行首次披露新準則下債券投資細分項的情況。我們統計了11家採用IFRS9會計準則的銀行[4]債券投資新會計準則下的科目情況,並對其科目進行分析。


會計準則由「四分法」變成了「三分法」,從11家銀行匯總來看,三個科目(以攤余成本計量的金融資產、以公允價值計量且其變動計入當期損益的金融資產、以公允價值計量且其變動計入其他綜合收益的金融資產)佔比分別為63%13%24%,以攤余成本計量的金融資產占最大部分,以公允價值計量且其變動計入當期損益的科目佔比最低,因此市場價格的變動對於商業銀行當期損益的影響不大。在採用舊會計準則下,銀行往往通過調節可供出售和持有至到期科目,通過其市值計價和成本計價上的不同是的銀行可以通過調整債券投資的科目來獲得更多的收益。例如當預期收益率上行時(如2013年下半年),銀行通過適當壓縮可供出售金融資產、適當增加持有到期賬戶的規模,來減少利率上行過程中公允價值變動的帶來的不利變化;反之在預期收益率下行是(如2014年),通過增加可供出售金融資產的規模來獲取估值上升帶來的資本利得。這樣的操作正是由於在舊的會計準則下,科目的劃分按照經營目的來劃分,主觀性較強,商業銀行盈餘管理的空間較大。新的會計準則下,需要通過業務模式的認定和SPPI現金流測試,客觀性有所增強,以往通過調節不同計價方法科目來獲得收益的方法不再適用。從11家採用IFRS9的銀行來看,採用攤余成本法計價的科目佔比從去年末的65%下降至63%,而採用公允價值計價法的科目佔比從35%提升到了37%。新準則對於攤余成本計量的科目要求更為嚴格:如果未通過SPPI測試,則需要計入以公允價值計量並計入當期損益科目;如果通過了SPPI測試,業務模式如果不是以收取合同現金流量為目的,或者收取合同現金流並且以出售為目標,也無法計入攤余成本法計量的金融資產科目。


商業銀行表內各債券投資所屬科目來看,政府債券主要放在以攤余成本法計量科目中(占81%);信用債計入三個科目佔比比較平均;而其他資產主要也是計入攤余成本計量的科目,裏面主要是一些資產管理計劃、信託受益權等。分科目來看,攤余成本計量的金融資產科目下政府債券佔比最高,公允價值計量且其變動計入當期損益的金融資產科目下基金佔比最高,以貨幣基金為主,而公允價值計量且其變動計入其他綜合收益的科目下金融債和政府債最多。


4.    交叉金融業務:銀行表內持有貨幣基金規模大幅上升

我們在過去的報告中提到過,銀行表內持有非標、基金、ABS等的情況可以從各個證券投資的科目穿透投向來看,也可以通過第三方投資——「本集團在未納入合併的結構化主體中享有的權益」(簡稱「享有的結構化主體的權益」或「第三方投資」)來觀察,該科目記錄的是通過持有投資在第三方機構發起設立的結構化主體中享有的權益,涵蓋了證券投資各個科目下的委外投資即交叉金融業務。

嚴禁同業空轉及去通道的監管要求下,銀行交叉性金融業務增速持續下降,17年已開始負增長,我們已經在17年三季報分析、17年年報分析和18年一季報分析中都分析過相關的監管背景。我們對19家大型銀行和70家中小型銀行的「享有的結構化主體的權益」科目進行了統計,同比來看,該科目18年半年報顯示規模同比負增長17%,規模已不及15年的水平。


從分類看,交叉性金融科目主要減少的是其中的非標科目——同業理財和信託計劃為主,資管計劃在17年大幅下降後維持了較為平穩的規模。銀行通過資管計劃、信託計劃、理財計劃等交叉金融載體主要承載了非標資產,投資非標也是銀行表內委外投資的最主要投向。目前,銀行表內配置委外以資產管理計劃為主(48%),其次是信託計劃(22%),理財占5%,合計占75%,剩下的是資產支持證券(8%)和基金(17%)。從89家銀行第三方投資科目來看,18年上半年非標投資下降明顯,表內投資理財從去年底1.2萬億下降至不到7000億,下降了44%;信託計劃則從3.3萬億下降至2.3萬億,下降30%。此外,從人民幣信貸收支表的股權及其他投資科目來看,18年來該科目負增長明顯,二季度負增長情況更加顯著,單季度負增長1.8萬億,規模減少量創史上新高。

此外銀行表內投資基金大幅上升,目前銀行表內配置委外雖然仍以資管計劃和信託計劃為主,而表內投資基金規模逐年上升,目前已達17%,規模從152000億左右上升至1.5萬億。其中,主要是對貨基的持有,目前全部商業銀行持有貨基的規模大概在1.4-1.8萬億左右。從貨基二季報也可以看出,18年二季度機構對貨基凈增持,申購需求增加,其中申購機構又以銀行為主。貨基免稅加上利率波動較為平穩使其在市場利率快速下降時具有很大吸引力。


5.    資產質量:不良生成率上升,金融條件收緊的負面效果顯現

2018年二季度來看,全部26家上市銀行合計不良貸款率為1.55%,環比去年末下降4bp。然而加回核銷後,二季度不良貸款生成率較上年末上升了28bp,從0.87%上升至1.05%。不良貸款率的下降,部分原因來自於更為積極的不良貸款核銷。2018年上半年不良貸款核銷較去年末大幅上升,不良貸款核銷占不良貸款餘額的比例從14.22%大幅上升至17.91%。前期金融條件收緊的負面效果開始顯現,不過今年銀行凈息差有所上升,可以支持更為積極的不良核銷。




三、貸款收益率上行助推凈息差改善

從上市銀行2018年半年報數據來看,26家上市銀行凈息差總體處於改善通道,平均凈息差環比上行1bp。主要由於今年以來貸款收益率顯著上行,且資產中貸款佔比持續上行,助推上市銀行凈息差改善。從上市銀行披露的數據來看,貸款總額占生息資產的比例由17年末的53%上行至186月末的55%。今年以來對公貸款與零售貸款收益率均明顯走高,推測源於以下幾方面因素:(1)儘管貸款額度上半年有所放鬆,但貸款供給相對融資需求來說仍然偏緊。金融去槓桿、去通道背景下,今年以來表外融資需求擠向表內(非標回表),而銀行投放信貸仍受存款和資本充足率的約束,且銀行在信貸投放上風險偏好較低,信貸仍是稀缺資源,供不應求,助推貸款收益率上行。(2)貸款利率上行也受益於銀行資產端重定價因素(受益於17年市場利率大幅上行)。由於銀行的資產久期比負債久期長,市場利率對於資產端的傳導滯後於負債端,去年下半年利率上行的資產端的收益今年上半年有所體現。1-2季度銀行貸款到期續作或重定價會享受市場利率上行帶來的收益。


分機構類型來看,國有行凈息差環比降低,其他類型銀行凈息差均環比改善。國有行、股份行和城商行凈息差分別為2.08%1.77%1.82%,環比變動分別為-3bp+5bp+6bp。股份行凈息差顯著上行,一方面源於其零售貸款佔比上升,且其零售貸款定價較高;另一方面源於其同業負債比例較高,負債端顯著受益於貨幣市場利率下行。


總體而言大行在貸款投向方面風險偏好最低,因此其收益率也相應較低,且上半年受政策指導部分信貸投向小微和基建,而股份行整體上在資產端自主性較高,且貸款投向上風險偏好高於大行,相應收益率更高,例如在零售貸款方面大行以低風險低收益的按揭貸款為主,股份行的高收益率的消費貸和經營性貸款比例明顯高於大行。此外股份行的零售貸款佔比快速上升,今年以來零售貸款收益率上行幅度也大於對公貸款。另一方面,二季度以來貨幣政策明顯轉松,央行進行2次降准、多次MLF和國庫現金定存操作向市場投放中長期流動性,狹義流動性持續寬鬆,貨幣市場利率大幅下降,同業負債佔比較高的銀行最為收益。四大行主要作為貨幣市場的融出方,貨幣市場利率下降導致其生息資產收益率下行;而股份行和城商行主要作為貨幣市場的融入方,同業負債成本快速下降。


往後看,負債端方面,銀行吸存難的問題仍然存在,存款爭奪依然會加劇。結構性存款正在取代保本理財成為銀行表內搶存款的重要工具,上半年規模持續上行,但最新的監管態度是不允許不具備衍生品資格的銀行發行結構性存款,這會導致不少中小銀行被拒之門外,吸存難度進一步加大。相比之下大行優勢明顯,未來大行的存款佔有率可能逐會步上升。此外由於中美利差大幅壓縮,美聯儲加息在即、縮表規模進一步擴大等因素,國內貨幣政策進一步放鬆的空間有限,資金面可能難以更松,貨幣市場利率進一步下行的空間較小,同業負債成本可能難以繼續下行。因此後期銀行存款端的變化對於綜合負債成本的邊際變化可能起決定性作用,存款優勢明顯的大行表現或優於股份行。資產端方面,近期貸款利率定價邊際走弱,今年上半年市場利率大幅下行也將在後期傳導至銀行資產端。

因此綜合來看後續銀行凈息差可能平穩或有所收窄。





四、表外理財 :18年上半年壓降進度較快,預計三季度將降速

2018427日,市場等待已久的《關於規範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正式發佈。資管新規對銀行理財不符合要求的老產品,設置了三年過渡期。並且監管部門給與口頭指導,老產品壓降速度為每年三分之一。從數據來看,部分銀行壓降進度較快。


從上市公司披露的年報數據來看,26家上市銀行中有25家上市銀行在18年半年報中披露了表外理財產品餘額的數據,規模總計16.99萬億元,其中有18家規模下降,僅7家規模小幅上升,其中16年表外理財業務擴張最為明顯的銀行此次壓縮也最為明顯(例如華夏銀行16年擴張速度為大中型銀行中最高,達74%18年上半年壓縮也最多,僅半年就壓縮了27%,幾乎完成了全年壓降任務),而部分大行和股份行走在了行業變革的前面,較早憑藉渠道和流動性管理能力大力發展類貨幣基金產品和凈值化產品,從而避免了衝擊(例如招商銀行,18年上半年規模僅小幅下降了2%)。總計來看,25家上市銀行表外理財規模較17年底下降了1.34萬億元。17年資管新規徵求意見稿出台後,各家銀行已經開始逐步按照資管新規的方向調整業務模式,然而17年全年來看,25家上市公司表外理財產品餘額總共下降了0.50萬億元。而18年壓降速度大幅提升,僅半年就壓縮了去年全年壓縮規模的將近三倍。


分銀行來看,不同銀行之間的分化也比較明顯,以股份行的壓縮最為明顯。25家上市銀行中,國有銀行6月末表外理財產品餘額總計為7.28萬億,較去年末下降了0.61萬億,環比減少了9%;股份行6月末表外理財產品餘額總計為8.10萬億,較去年末減少了0.65萬億,環比減少了8%。城商行表外理財產品餘額為1.55萬億,較去年末下降了0.08萬億,環比下降了5%,是環比收縮最少的。


為避免理財老產品壓降對市場造成過大衝擊,考慮到宏觀條件的變化,720日央行發佈補充通知,明確不強行規定壓降進度,由各家銀行自主安排老產品壓降進度。我們預計三季度理財產品壓降規模將遠小於二季度。因為過渡期內存在誰先降規模誰吃虧的問題,因此如果沒有監管要求統一壓降,很可能出現大家都不降,最後時刻一齊降的問題。




五、銀行後續補資本壓力仍在

本文來源:http://mp.weixin.qq.com/s?src=11×tamp=1536953162&ver=1122&signature=XHnF*kcWr53PCAK77dh6n5n9edlAkqHxg2FTfADzMvIyT-CV05wqiD0-iFd-4AzHzImMnts16xGCSBJt5VE9vcp8gx414NdYhHwaOL*N5yXxa6k5Mk7VyCz15LAGW05F&new=1